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一夜“暴富”的赌石人生

一夜“暴富”的赌石人生

 

所谓“神仙难断寸玉”。翡翠带给赌石人的,有一夜暴富的激情,也有两手空空的迷茫。    赵林深打算不久后再去云南赌石,不仅仅赌自己现在做的硅化玉,还要赌翡翠。    赵林深第一次赌石就赌到一块有着56条虫化石的硅化玉。     这块重达500公斤的石头,表面上似乎看不出异样,然而北京市收藏家协会赏石部主任刘根旺在鉴定后表示:这块树化玉在目前国内市场上实属罕见,估计价值在600万元以上。    “十年来,我最后悔的是去云南当兵而没有在云南做翡翠。”赵林深在自己位于北京大钟寺爱家国际收藏市场内的玉器店里,这样对来人述说着。门面的玻璃橱窗上写着“本店转让”四个大字,因为赵林深急着要去云南再赌一把,而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归来。    赌石热点的市场转移    赌石古已有之,不过最早赌的是和田玉,现在说的赌石,往往说的是缅甸的赌石,主要赌矿石中有没有翡翠。    由于所赌砾石的表面一般都有一层风化皮壳的遮挡,看不到内部的情况,人们只能根据皮壳的特征和人工在局部的开口,来推断赌石内部有无上等翡翠。这就使得翡翠原料交易中,对翡翠原料品质的鉴别成为一件颇为困难的事。赌石业素来有“神仙难断寸玉”的说法,所以赌石是高风险高回报的,而且带有很多悬秘的意味。    赵林深之所以急着赶去云南,是因为每年12月15日到来年4月14日傣族泼水节期间,正好避开云南和缅甸的漫长雨季,是开矿和赌石的黄金时间。过了这段时间,云南和缅甸的矿石开采就会减少很多。    赵林深是十年前接触到赌石业的,当时他还是云南边陲的一位武警,每天都要稽查毒品,因此也经常能看见很多老板做翡翠生意,时常看着宝玉和钞票的进进出出,也多多少少明白了赌石这一在缅甸和云南边境存在多年的交易游戏。    已经有着久远历史的赌石业到底起源于何时,这个问题恐怕没人能说清楚,但可以追溯到的最远的年代可能是春秋时期的和氏璧,楚国的石匠卞和因为这块石头失去了两条腿。后和氏璧被制成秦始皇帝的玉玺,代代相传,到五代后唐时期又神秘失踪。卞和可谓拜石者的祖先。    而今,从缅甸到云南再到内地广东,赌石市场已越来越火爆,在财富梦想的刺激下,越来越多的热钱和人都云集到这个行业。    和翡翠打了16年交道的宋兴春最喜欢赌石的地方还是缅甸。他每年都要去缅甸,因为在那儿,赌石有更大的利润空间,那里的石头是直接从山上开采下来的。而且在缅甸有着和中国不一样的赌石风情。    缅甸赌石现场,往往人满为患。一个地方的市场久了也就有了自己的一套独特规矩。缅甸的规矩是必须带现金。这是一个军政国家,银行业不发达,在此赌石绝对不能赖账,也不能偷盗,不然就要剁手。此外,缅甸赌石不是明拍,而是暗标,卖主把石头放在中间,给每个人一个信封,各写各的价格,谁的价格高就卖给谁。    “那里很安静,不能凑头不能问,因为赌石就如赌命,不能有人打搅,要人家看完了才能换人看,规矩很严。”宋兴春这样描述缅甸赌石的感受。他现在已经是北京一家赌石俱乐部的负责人。    近几年,赌石市场的热点从云南转移到广东,广州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翡翠玉市,广东平洲也成为了国内最大的赌石市场。这里赌的基本都是开了口的班明料,而明拍看的就是谁袋子里的钞票鼓,因此其中所蕴涵的故事远不及中缅边境。    成王败寇的游戏规则    在赌石这个圈子里,基本只说成功的,很少有人说失败的。或许是因为成功的故事别人都知道,而失败的则无人提及。当然也不排除失败者希望有更多的人进入这个市场,所以总是努力给人一种永远乐观的期望。    宋兴春在自己16年的赌石经历中,就有过欢喜有过惨痛。    “一刀穷,一刀富,一刀穿麻布。”这是赌石业流传的行话。谁也不知道自己花高价买来的东西究竟是什么,只有开过后,心里的石头才能真正落地。第一刀下去也许什么都没有,第二刀下去也许满眼是绿。同样的,第一刀下去可能是绿,但第二刀下去什么也没有,最后一无所得。    有一次宋兴春和他的朋友一块去云南瑞丽。花1000美元从缅甸人手中买了块三角形的4.5公斤重的石头。从表面上看,是黑乌沙皮的一种,一般认为是可以出高绿的。但切开一看里面是白的,什么都没有。    当时他和他的朋友都很生气,认为赌垮了。行话中所谓赌垮就是赌输了,反过来说就是赌涨了。    “看到我们的表情,当时旁边有人问我卖不卖?我们当时觉得既然垮了就原价卖出算了,结果人家付了钱当着我们的面就从大头切开。我们是从小头切开的,结果人家从大头切开一个0.8公分的口子后,马上就出高绿了。”    这可让宋兴春和他的朋友不是滋味,他们打算买回来。但对方已经低于10万不谈。好说歹说,宋兴春他们总算以8万买了回来。    “我们买回来后还是很兴奋,当场有一行家,姓马,他立马翻了5倍,40万元人民币又从他手上买走了。据说,后来人家从这块石头里加工出了一个手镯,价值180多万,而整个石头的价值,估计有800多万。”说到这,宋兴春还是觉得有点遗憾,“几百万就这样从咱们身边溜走了。”    还有一次,他们4个人花了36万元买了块7.5公斤石头,回来后和很多专家探讨,专家说不切,兴许还能卖到40来万,但宋兴春忍不住还是切开一看,结果大失所望,玉薄得像竹叶一样,什么都不能做,36万的石头一文不值。    神仙难断寸玉的疯狂    翡翠带给赌石人的,有一夜暴富的激情,也有两手空空的迷乱。    在云南腾冲街头就有这么一个疯子,他的手总是不断地切啊切啊。人们都说,赌石总是一个疯子在买,另一个疯子在卖,还有一个疯子在等待。而腾冲这个姓崔的疯子确实是因为赌石而疯掉的。    腾冲本身就是一个赌石历史很久远的地方,这个姓崔的人原来是开饭店的,赚了点钱。因为生长在腾冲,耳濡目染受到环境的影响,自己也想赌一把。不过他平生只赌了一次,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    那一次,他最初是看到一个缅甸人手上有一块石头,很多专家和行家都在争那块石头,不管从什么角度看,那都是一块好石。当有人叫价600万时,他偷偷跑到那个缅甸人旁边,说我给你800多万,你不要再叫了。他把自己所有的家产,包括房子、饭店、存款等都抵押上去买下了这块石头。    一般行家是不会在切赌石的时候自己去看,因为害怕心理承受不了,不管是大赚还是大亏。而那个姓崔的回家后就在那看,看着工匠切下第一刀,没有。再切一刀,还是没有。最后全部切了也都是石头。当时他就疯了。    所以现在在腾冲街头,你还经常可以看到他不断用手做着切上切下的动作,嘴中念着切切切的声音。    赌石界都知道一个叫赵兴龙的人,这个籍贯湖南的珠宝专家和缅甸的军界政界都很熟,他现在的身份已经是湖北ST多佳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,他的兴龙实业在珠宝业内也是赫赫有名。就是这样一个有传奇色彩的人,曾经因为看石头把眼睛看瞎,后来又通过手术复明了,据说现在眼力比原来还好。他原来赌石也曾赌到一无所有,后来又翻身到7000多万。    也正是因为有着如此多神秘的传奇,司马迁笔下的那位“赌玉大师”卞和要抱着“和氏璧”痛哭。所谓“神仙难断寸玉”,也正是因此,赵林深放弃了自己的店面,打算去云南淘自己的第二桶金。 《》

 

下一篇:解密翡翠玉石神秘的外皮--翡翠赌石的皮壳特点
上一篇: 无任何记录